说好人 学好人 帮好人 做好人 潍坊市大型社会公益网站

公益活动

公益视频

志愿者

扶危助困

好人展播

捐资助学
打造潍坊公益第一平台!
您当前位置:潍坊好人网 >> 历史好人 >> 浏览文章

陈文伟智胜群寇

日期:2014-1-7 8:40:38 来源:潍坊文化网   【字体:

 陈文伟,字伯豪,直隶舒县人,明成化年间任安丘县令,在任期间刚正不阿,廉洁从政,积极办学,培育人才,在他的治理下,安丘诉讼很少,盗贼息止,百姓受惠。

陈县令做官之余,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文,其中赞美安丘风光的《总咏八景》诗,“汶水澄清绝点埃,牟山拥翠夕阳开。印台月色依依见,牛沐钟声隐隐来。碧沼有灵通渤海,青云作院拟蓬莱。灵泉细吐珍珠颗,古墓山川取次裁。”流传甚广,久传不衰。

陈县令不仅官做得好,文章写得精彩,而且侠肝义胆,智勇双全,做事讲策略,谋定而后动。

相传陈县令还是府学里的学生时,曾经半夜时分在田野里遇见猛虎,猛虎朝他扑过来,陈文伟临危不惧,两手抓住老虎的肩胛,两只脚猛踢老虎的生殖器,老虎当场毙命,赢得打虎英雄的荣誉称号。

后来,陈文伟到京城参加会试,考试期间,考场的房屋起火了,他用手抵住墙,大喊:同学们,到这边来,踩着我的肩膀上。就这样,考生踩着他的肩膀逃出了墙外,有几千人脱险,直到大火越来越近,陈文伟才转身对后面未被救出的人说:弟兄们,对不起了,我实在无能为力了。这件事,使他的名声传遍天下。

再后来,也就是陈县令在安丘任职期间,有一年,一股百余人的流寇蹿至安丘县衙抢掠金库。公然至县衙抢掠,看来这股流寇要么是亡命之徒,要么是贼胆包天,想钱想疯了。

陈文伟命令全体属官,你们都老老实实呆着别动,保证自己的安全,保护好文书档案等流寇不稀罕的东西,流寇愿意拿什么就让他拿好了。

属下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想我没听错吧,据说大人武艺高强,曾经打死过猛虎,还是火中救人的劳动模范,怎么今天任凭流寇拿呢?况且我们县衙虽小,后台可是朝廷这棵大树,我们还有这么多人,即使打不过流寇,也不能束手就擒任流寇胡作非为,你这不抵抗政策传出去,岂不是太丢人现眼了。

陈文伟看出了大家的疑问,就说:“你们只管听我的,流寇把东西搬出去,兜兜风,晒晒太阳,之后,他们就原封不动给我们送回来。”

属下一听,彻底炸了锅,说:“大人,您这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大,流寇又不是您儿子,他们怎么会听您的,又怎么会帮着咱们晒库银呢?”

陈文伟胸有成竹的笑了笑:“山人自有妙计,你们当好观众,准备看戏就行了。”

大凡做冒号的,在关键时刻总爱把卖药的葫芦遮遮掩掩,叫别人看不出那里面是什么药,留下想像的余地,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,看来不止今天这样,我们的陈县令也脱不了俗。

属下一看这形势,既然大人有令,属于组织决定,只能保留个人意见,坚决服从,看来这民主集中制也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的东西。

很快,那伙流寇冲进了县衙。

陈文伟对流寇喊:“我说,各位远来的伙计们,你们看好的东西可以随便拿去,但是千万注意,轻拿轻放,别把东西碰坏了,造成资源浪费,就不符合和谐社会的理念了。”

流寇们一听这话,心想,今天真是个适合抢劫的黄道吉日,这当官的如此心为民所想、情为民所系,愿拿什么就拿什么,天上掉馅饼吗,不拿白不拿,动手吧,还愣着干什么。

流寇很快把金库洗劫一空,该拿的全拿上,不该拿的也顺手牵羊,意犹未尽的满载而去。

县衙的属官急了:“陈大人,流寇把库银全拿走了,我们怎么办。”

“他们现在能走出多远?”

“估计走不出十里地吧。”

“那就不急,泡上杯茶,等等再说。”

陈县令不急不躁的喝着茶,属下可是如坐针毡、坐立不安。

又过了一会儿,陈文伟问:“现在流寇能走多远?”

“回大人,大约能有二十里。”

“还不行,再换一壶茶,继续等。”

又过了好一会儿,陈文伟又问:“贼去几何?”

属下回答:“现在,恐怕有三十里了。”言外之意,再不想办法,黄花菜都凉了。

陈文伟说:“应该差不多了,你们看好衙门,我去也。”骑上一匹快马,持一副弹弓,转眼间消逝了踪影。

话说这伙流寇,今天圆满完成了劫掠的各项利润指标,正边走边哄着小曲乐呢,忽听得后方一骑急来,转瞬到达身后,马上之人一声大喝:“你们谁是头目?”

贼头回首一看只有一人,就说:“我是,你有啥事?”

话声未落,唉呀一声,手捂左眼,刚要发威,又是一声唉呀,手捂右眼,贼“头目”转瞬成了“独目”,还没体验一把独眼龙的生活,又进入了黑暗世界,实在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。

 

马上之人正是陈文伟,用了老祖宗的一招“擒贼先擒王”,连发两弹之后,一手拿弓,一手拿弹,气定神闲,随时准备射击,这个造型相对于混乱的群贼,实在是太酷了,太有杀伤力了。

群贼一看这架势,心想坏了,今天这买卖做得,刚才还以为天上掉馅饼来呢,这分明是掉下一块铁饼来,而且这铁饼还砸在脑袋上了。

盗贼本是为生计所迫,想生活下去,才出来打家劫舍,如果要赔上眼睛,还谈什么生活不生活,这笔账用脚趾头一算就明白。

头目没了,帐算明白了,怎么办?跑吧,三十六计,走为上,群贼一阵骚动,就有的想转身逃跑。

“都别动!谁动灭谁!缴枪不杀!”群贼一听,顿时鸦雀无声,茫然不知所措,可没人想测试飞弹的厉害。

打,打不过;跑,跑不了。那怎么办?只有一个办法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放下屠刀,争取宽大处理。呼啦一声,群贼全跪下了,“大人饶命,英雄饶命。”

“想活命不难,把你们抢到的东西,怎么来的怎么送回去。”

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只是今天还的有点快,不过败军之将,在人屋檐下,不低头也不行,盗贼只好抬上东西原路送回了县衙。

众人看到陈大人独自一人竟然真的让盗贼送回了库银,纷纷称赞。

“大人真乃神人也。”

“大人您太给力了。”

陈文伟因为盗贼把东西全送回了,自己也不想向上邀功,就从宽处理了他们,每人各打三十大板,劝诫一番放走了,后来因这事被告私放流寇而罢官,那是后话。

 

弹弓:中国古代一种与弓箭相似的的工具,其原理和弓箭的原理相同,工艺造型相似,只是弹弓用的是弹丸,而弓箭用的是箭。由于弹弓比弓箭轻便易携带,使用起来也比较方便,且近距离的杀伤力也不弱,因此在民间流传较广,在许多武侠小说中,弹弓被侠客们作为武器使用

网友评论:


阅读排行
推荐文章
图片文章
“一根筋”诸葛丰
三国第一好人王修
全民健身骑行活动